自動摘要
將中長篇幅資料,自動摘要重點內容,節省閱讀時間,提升工作效率。

自動摘要

介紹

本API將提取文本重點摘要內容,可一次上傳一篇或多篇文本,API將回傳每篇文本之摘要結果。

取用時,可填入所需摘要比例參數(ratio),例如0.2(20%)、0.5(50%)、0.8(80%),數值將無條件捨入至小數以下一位,並且最低取0.1,最高取1.0。如未填選,則將自動回傳預設的摘要結果0.5(50%)。

URL

https://thoughts.blueplanet.com.tw/api/v1/abstract

HTTP Method

POST

HTTP Header

Content-Type
application/json
Accept
application/json
Bearer
YOUR_API_TOKEN(需要替換成您自己的 Token)

參數表

Name Type Description
id string 唯一識別碼
text string 文章內容
ratiofloat摘要比例

CURL範例(輸入)


$ curl -X POST \ 
-H "Content-Type: application/json" \ 
-H "Accept: application/json" \ 
-H "Authorization: Bearer YOUR_API_TOKEN" \ 
-d '[
	{
		"text": "一如預期,在打著「國安威脅」的大旗下,安倍所領導的「自公執政聯盟」在這次大選中獲三分之二左右席次,席次雖然略減,卻絲毫未動搖安倍的地位。令人意外的是,被小池勢力排擠的「立憲民主黨」,在同情票的挹注下異軍突起,成為第一大在野黨,也為左派勢力搶下了灘頭堡。由於安倍的經濟政績不如預期,又有森友及加計學園政治醜聞的陰影籠罩,原有超過五成八的日本選民並不支持他連任。但是,在近期北韓接連發射導彈的巨大威脅下,硬頸又外交經驗豐富的安倍於是成為日本人民的心靈寄託,不得不再度把票投給自民黨。在政策路線上,同屬「右翼保守聯盟」的小池,也無法與自民黨作出有效區隔,這也讓選民對希望之黨失去了希望,只能再次把票投給安倍。表面上看,這次大選似乎讓日本又重回自民黨「一黨獨大」的原點,但仔細觀察,日本政治格局在這次選後出現了可觀的變化。安倍與小池百合子雖是政治對手,但兩人卻都出身於「小泉學校」,都具有濃厚的右翼天然基因。這次,小池雖反對安倍調漲消費稅及重啟核電政策,卻支持其修憲路線;而小池領導的希望之黨表現雖不如預期,但與自民黨、日本維新會加總起來,右翼保守勢力將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。歷經民主黨執政時期產生「弱勢首相」的慘痛經驗,自民黨二○一二年再次執政後,安倍便同時取得參眾兩院的絕對優勢,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強人。這次自民黨的席次雖略減少,但仍在國會取得過半的優勢;亦即,明年自民黨黨魁選舉,黨內將無人可以挑戰安倍的威權。安倍的任期將延續到二○二一年,成為戰後任期最長的首相,強人政治也將會成為日本政壇的主旋律。這次大選,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別無選擇的日本:在野黨山頭林立,各懷鬼胎,彼此拒斥,讓選民對在野勢力感到失望。與此同時,我們也看到一個失去制衡力量的日本:儘管有近六成選民不希望安倍連任,但在野黨不爭氣,選民只能繼續選擇把票投給自民黨,繼續接受安倍的統治。在大右翼保守勢力主導及強人政治的加持下,「修憲」勢必將會成為安倍第三任期的歷史大業,也是安倍擺脫森友、加計學園的政治泥沼,重拾政治威權的最佳利器。而民進黨完全執政後,也不斷以清算、鬥爭手法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盤,且不顧拚經濟一無所成,不斷祭出修憲、正名、去中等措施,這和安倍的作法沒有兩樣。令人擔心的是,在二○二○年,我們會不會重蹈日本覆轍,在別無選擇下,只能再度投票給蔡英文。",
		"id": "9527",
		"ratio": 0.5
	}
]
' \ 
"https://thoughts.blueplanet.com.tw/api/v1/abstract"
                

CURL範例(輸出)


[
	{
		"abstract": "一如預期,在打著「國安威脅」的大旗下,安倍所領導的「自公執政聯盟」在這次大選中獲三分之二左右席次,席次雖然略減,卻絲毫未動搖安倍的地位。但是,在近期北韓接連發射導彈的巨大威脅下,硬頸又外交經驗豐富的安倍於是成為日本人民的心靈寄託,不得不再度把票投給自民黨。在政策路線上,同屬「右翼保守聯盟」的小池,也無法與自民黨作出有效區隔,這也讓選民對希望之黨失去了希望,只能再次把票投給安倍。表面上看,這次大選似乎讓日本又重回自民黨「一黨獨大」的原點,但仔細觀察,日本政治格局在這次選後出現了可觀的變化。這次,小池雖反對安倍調漲消費稅及重啟核電政策,卻支持其修憲路線;而小池領導的希望之黨表現雖不如預期,但與自民黨、日本維新會加總起來,右翼保守勢力將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。歷經民主黨執政時期產生「弱勢首相」的慘痛經驗,自民黨二○一二年再次執政後,安倍便同時取得參眾兩院的絕對優勢,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強人。與此同時,我們也看到一個失去制衡力量的日本:儘管有近六成選民不希望安倍連任,但在野黨不爭氣,選民只能繼續選擇把票投給自民黨,繼續接受安倍的統治。在大右翼保守勢力主導及強人政治的加持下,「修憲」勢必將會成為安倍第三任期的歷史大業,也是安倍擺脫森友、加計學園的政治泥沼,重拾政治威權的最佳利器。令人擔心的是,在二○二○年,我們會不會重蹈日本覆轍,在別無選擇下,只能再度投票給蔡英文。",
		"id": "9527",
		"ratio": "0.5"
	}
]

                

Python範例


#encoding=utf-8

import requests
import json

headers = {
    'Authorization': 'Bearer YOUR_API_TOKEN', 
    'Content-Type': 'application/json'
}

data = json.dumps([
	{
		"text": "一如預期,在打著「國安威脅」的大旗下,安倍所領導的「自公執政聯盟」在這次大選中獲三分之二左右席次,席次雖然略減,卻絲毫未動搖安倍的地位。令人意外的是,被小池勢力排擠的「立憲民主黨」,在同情票的挹注下異軍突起,成為第一大在野黨,也為左派勢力搶下了灘頭堡。由於安倍的經濟政績不如預期,又有森友及加計學園政治醜聞的陰影籠罩,原有超過五成八的日本選民並不支持他連任。但是,在近期北韓接連發射導彈的巨大威脅下,硬頸又外交經驗豐富的安倍於是成為日本人民的心靈寄託,不得不再度把票投給自民黨。在政策路線上,同屬「右翼保守聯盟」的小池,也無法與自民黨作出有效區隔,這也讓選民對希望之黨失去了希望,只能再次把票投給安倍。表面上看,這次大選似乎讓日本又重回自民黨「一黨獨大」的原點,但仔細觀察,日本政治格局在這次選後出現了可觀的變化。安倍與小池百合子雖是政治對手,但兩人卻都出身於「小泉學校」,都具有濃厚的右翼天然基因。這次,小池雖反對安倍調漲消費稅及重啟核電政策,卻支持其修憲路線;而小池領導的希望之黨表現雖不如預期,但與自民黨、日本維新會加總起來,右翼保守勢力將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。歷經民主黨執政時期產生「弱勢首相」的慘痛經驗,自民黨二○一二年再次執政後,安倍便同時取得參眾兩院的絕對優勢,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強人。這次自民黨的席次雖略減少,但仍在國會取得過半的優勢;亦即,明年自民黨黨魁選舉,黨內將無人可以挑戰安倍的威權。安倍的任期將延續到二○二一年,成為戰後任期最長的首相,強人政治也將會成為日本政壇的主旋律。這次大選,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別無選擇的日本:在野黨山頭林立,各懷鬼胎,彼此拒斥,讓選民對在野勢力感到失望。與此同時,我們也看到一個失去制衡力量的日本:儘管有近六成選民不希望安倍連任,但在野黨不爭氣,選民只能繼續選擇把票投給自民黨,繼續接受安倍的統治。在大右翼保守勢力主導及強人政治的加持下,「修憲」勢必將會成為安倍第三任期的歷史大業,也是安倍擺脫森友、加計學園的政治泥沼,重拾政治威權的最佳利器。而民進黨完全執政後,也不斷以清算、鬥爭手法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盤,且不顧拚經濟一無所成,不斷祭出修憲、正名、去中等措施,這和安倍的作法沒有兩樣。令人擔心的是,在二○二○年,我們會不會重蹈日本覆轍,在別無選擇下,只能再度投票給蔡英文。",
		"id": "9527",
		"ratio": 0.5
	}
]
)

result = requests.post("https://thoughts.blueplanet.com.tw/api/v1/abstract", headers=headers, data=data)
            

PHP範例


$url = 'https://thoughts.blueplanet.com.tw/api/v1/abstract';

$ch = curl_init($url);

$headers = array(
    'Authorization: Bearer YOUR_API_TOKEN', 
    'Content-Type: application/json'
);

$data = '[
	{
		"text": "一如預期,在打著「國安威脅」的大旗下,安倍所領導的「自公執政聯盟」在這次大選中獲三分之二左右席次,席次雖然略減,卻絲毫未動搖安倍的地位。令人意外的是,被小池勢力排擠的「立憲民主黨」,在同情票的挹注下異軍突起,成為第一大在野黨,也為左派勢力搶下了灘頭堡。由於安倍的經濟政績不如預期,又有森友及加計學園政治醜聞的陰影籠罩,原有超過五成八的日本選民並不支持他連任。但是,在近期北韓接連發射導彈的巨大威脅下,硬頸又外交經驗豐富的安倍於是成為日本人民的心靈寄託,不得不再度把票投給自民黨。在政策路線上,同屬「右翼保守聯盟」的小池,也無法與自民黨作出有效區隔,這也讓選民對希望之黨失去了希望,只能再次把票投給安倍。表面上看,這次大選似乎讓日本又重回自民黨「一黨獨大」的原點,但仔細觀察,日本政治格局在這次選後出現了可觀的變化。安倍與小池百合子雖是政治對手,但兩人卻都出身於「小泉學校」,都具有濃厚的右翼天然基因。這次,小池雖反對安倍調漲消費稅及重啟核電政策,卻支持其修憲路線;而小池領導的希望之黨表現雖不如預期,但與自民黨、日本維新會加總起來,右翼保守勢力將超過三分之二的席次。歷經民主黨執政時期產生「弱勢首相」的慘痛經驗,自民黨二○一二年再次執政後,安倍便同時取得參眾兩院的絕對優勢,讓他成為名副其實的政治強人。這次自民黨的席次雖略減少,但仍在國會取得過半的優勢;亦即,明年自民黨黨魁選舉,黨內將無人可以挑戰安倍的威權。安倍的任期將延續到二○二一年,成為戰後任期最長的首相,強人政治也將會成為日本政壇的主旋律。這次大選,我們也看到了一個別無選擇的日本:在野黨山頭林立,各懷鬼胎,彼此拒斥,讓選民對在野勢力感到失望。與此同時,我們也看到一個失去制衡力量的日本:儘管有近六成選民不希望安倍連任,但在野黨不爭氣,選民只能繼續選擇把票投給自民黨,繼續接受安倍的統治。在大右翼保守勢力主導及強人政治的加持下,「修憲」勢必將會成為安倍第三任期的歷史大業,也是安倍擺脫森友、加計學園的政治泥沼,重拾政治威權的最佳利器。而民進黨完全執政後,也不斷以清算、鬥爭手法來鞏固自己的政治地盤,且不顧拚經濟一無所成,不斷祭出修憲、正名、去中等措施,這和安倍的作法沒有兩樣。令人擔心的是,在二○二○年,我們會不會重蹈日本覆轍,在別無選擇下,只能再度投票給蔡英文。",
		"id": "9527",
		"ratio": 0.5
	}
]
';

curl_setopt($ch, CURLOPT_POST, 1);
curl_setopt($ch, CURLOPT_POSTFIELDS, $data);
curl_setopt($ch, CURLOPT_HTTPHEADER, $headers); 

$result = curl_exec($ch);